热线:400-1002490

源自德国,品质保证!

起步期叠加平价期 海上风电行业热议平价之道

库珀科技    行业动态    起步期叠加平价期 海上风电行业热议平价之道

如何做到“平价”,不仅海上风电技术的问题,也是一个与“市场”相结合,乃至与“地方”相结合的问题。

日前,国际可再生能源署发布最新版可再生能源成本报告指出,过去10年间,全球海上风电成本下降了29%,但仍是成本下降最慢的新能源品种。

在我国,即便是海上风电产业链相对成熟的江苏,建造成本也在14000元/千瓦左右,而在广东和福建两地,建造成本约在17000元-18000元/千瓦。在海上风电造价还未大幅降低之前,上网电价补贴就将面临取消。海上风电的平价之路注定充满坎坷。

平价面临“三座大山”

 

近年来,我国海上风电发展取得了瞩目的成绩,逐步缩小与欧洲成熟市场的差距,但行业清醒认识到,我国海上风电还处于起步和成长阶段,面对广阔的海上风电市场,仍有不少难题,需要不断提升发展质量。

上海电气风电集团总裁缪骏日前表示,我国海上风电当前面临“三座大山”。一是全球最严苛的度电成本要求。如果补贴全面归零,中国海上风电发展面临的成本要求将会是全球最严苛的。以海上风电装机第一大国英国为例,其对海上风电补贴价约为0.3元/度。同时,欧洲平价范畴跟中国大不一样。在欧洲,风场前期勘测工作一般由当地政府来承担,送出线路建设也是由当地电网投资公司建设,而在国内,这些成本均有风电项目开发商承担。

二是不断上涨的施工成本压力。“目前海上风电项目单位千瓦造价约在16000元左右,今年受施工成本上涨影响达到17000元甚至更高。如果想实现平价,海上风电项目单位千瓦造价成本预计要下降到10000-13000元。”缪骏称。

三是时间紧迫。如果2022年全面实现平价,那么,过渡到平价的时间也只有明年一年。这么短的时间内,整机厂难以通过进一步技术创新推动海上风电降本。

起步期即面临平价压力

 

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欧洲海上风电历经了30的发展,才初步实现了部分项目的平价上网,而中国海上风电发展只有十余年,即面临平价压力。

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曹志刚表示,我国海上风电在刚起步阶段,就要开启“平价路线图”,业内压力非常大。目前,风电行业单靠企业自身的能力,还不足以支撑海上风电发展的各类需求。同时,由于我国海域辽阔,海岸线长,导致各个领域海况复杂度高,施工环境复杂,增大了海上风电场的建设风险,对技术要求更加严苛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相比陆上风电,海上风电施工窗口短,建设环境差,建设时间长,项目投资、建设、运维风险更大。

在缪骏看来,虽然平价上网是大势所趋,但是在实现过程中仍有不少难题:

海上风电投资环境存在诸多不确定性;如何再重新分配各方的利益诉求更有利于产业链的共赢共生,仍需要进一步探讨;与欧洲先进水平比,施工运维的设施设备的技术的先进性和可靠性仍有很大提升空间;开发技术在产业链上还不能完全匹配,一些关键部件尚存瓶颈。

实现平价需多方发力

 

随着海上风电的补贴退步,未来海上风电最大的发展主题就是“平价”。如何做到“平价”,不单是海上风电技术的问题,也是一个与“市场”相结合,更是一个与“地方”相结合的问题。

国家海洋信息中心副主任崔晓健指出,首先,要推进海上风电规模化、集约化的开发利用。其次,行业要积极探索深远海风电发展,当前对深远海风电还处于起步和探索的阶段。最后,要建立完善海上风电补贴退坡过渡的相关机制。

“新增海上风电不再纳入财政补贴的背景下,应该进一步完善海上风电的市场交易机制和平台,加快技术创新应用,保障海上风电产业的持续发展,同时也要发展海上风电+新模式。从地方的角度讲,在中央财政退补以后,要精准结合地方特色,比如在地方转型、财政收入、营商环境、自然禀赋等方面的特殊性,推动海上风电产业发展。”崔晓健说。

南方电网公司新兴业务及产业金融部的总经理薛武表示,希望通过市场化手段,消化海上风电工程送出线路建设成本。“降低海上风电的成本,必须统筹各方面的资源,实现综合成本最优。积极协调统一海域和多个业主开发的海上风电项目配套送出工程,从全社会经济性、最优化的角度推动接入方案的建设。

 

 

信息来源:北极星发电新闻网

2020年9月14日 08:55
浏览量:0
收藏